老人念佛半年多种疾病消失,阿弥陀佛两度现身!

老人念佛半年多种疾病消失,阿弥陀佛两度现身

 

首先声明,以下纪录,完全是真人真事,绝无半点虚假。但是希望读者看了本文之后,尽量避免打扰当事人。

 

前些天我到青岛玩,顺道看望好友。好友是憨厚诚恳人,在海船上工作,本本分分,踏踏实实,修行多年。朋友见面自然很开心,而意外的大收获,则是询问出好友母亲多年前奇特的念佛打坐经验。

友母本名陈桂英,1941年生,属蛇,陕西商洛黑山镇人,不识字,没文化。结婚第一年,丈夫就因肺病而死。后来生活所迫,孤儿寡母再嫁他乡,但婚姻仍然不幸常年遭受打骂,贫困无依独自务农带大四个儿女,苦不堪言,身体多病,深厌人世。

 

好友年轻时即追究生命的根本问题,后来研习佛法,也访问了很多寺庙,想出家修行。母亲极力反对,好友只好放弃,至今坚持在家修行。1996-1997年間,好友坐禅中可身心自在分离,告知母亲这些经验,母亲开始对佛教修行的说法相信一些。

 

好友笃信净土,2000年八月在青岛定居,为了让母亲有个好的念佛环境,早日成就,将母亲接到青岛家中,并给母亲讲西方极乐世界的事,劝母亲至诚念佛,发愿往生净土。老人家本来苦病交加,深深厌世,苦于无法逃离困境。虽然不懂佛教,但相信儿子不会骗她,相信儿子给她指的这条路。

本文作者崔友林与陈氏老太太合影

 

老人家于是才真正开始诚心念佛、打坐,要不大声念要不默念,也不用念珠计数,只管佛号不要间断就行。她自己说,当年每走一步念一句佛号,每上下一级楼梯念一句佛号,上座下座乃至做任何事时,都念佛不断。老人家善良温和,内心坚毅,既不交佛友,也不随人朝山,更不出门看风景。平素不喜与人闲聊,躲不开时,一边听面前人诉说,内心还在照顾念佛。饮食以面食蔬菜为主,饭量小,用油盐做熟就行,不吃肉鱼不吃点心等,不在意味道,没有馋的東西。白天除了照看孙女,给全家做饭干家务外,其他时间都在阳台上的小佛堂出声念佛,佛号不断。劳累一天后,家人都已熟睡,还一个人诚恳跪在佛前念佛,发现昏沉,马上警觉。有一次,老人家跪在佛堂念佛念到后半夜,困得实在撑不住了,忽听空中发出巨声“你太累了,去歇歇吧!”惊得立刻清醒(这件事十几年前就听她讲过)。老人家睡眠很少,一般每天三小时左右。用功到后来,睡着和梦里也能念佛不断。

 

就这样,半年间,双腿乃至周身气脉逐渐通畅,肝病胃病颈椎病腿病等全部消除,至今举手投足犹如年轻人。

 

老人家从不知道修行有什么种种注意事项,只知道诚心念佛。这个过程中,其身心变化很多,不知所以然,当年无人具体指导,只有坚持着,忍耐着。问儿子,儿子也只说:都不要管,只管专心念佛求往生就好。

 

开始时,老人家因腿有病,不能顺利双盘,勉强盘起来坐,难忍能忍。气到环跳穴附近时很难通过,双腿紧绷剧烈跳动,也不管它,只管念佛不断。有一天,气机瞬间冲过,直达脚下,双腿绵软无比舒适,身心喜乐不愿下座,坚持到后来,坐中常常感觉身体消失空掉。老人家说,直到现在,如果喝一口酒,还能感觉气血立即到达脚底。当年他们家住六楼,没电梯。老人家双腿气脉通畅后,有一天买菜归来,在楼下看见厨房有烟,以为失火,拿着菜一口气跑上六楼,发现自己竟然不喘。

 

老人家被儿子教会一口气一口气大声念佛,就是一口气连续念佛念到气用尽,自然吸气(同时心里默念),吸好气后接着大声念佛念到气用尽,接着吸气……这样念下去,没多久,口水开始源源不断,咽下口水继续念,不久后就持续打长嗝,很剧烈,好像体内的气太多太多排不完,不仅胃病逐渐痊愈,而且感觉多年郁滞的肝气也沿着体内的某条通路随打嗝散掉,肝病也很快好了,同时心情愉悦,不再独自想不开生闷气。

 

当气经过心脉时,周身瘫软,双手无力不能持物,也不管它,继续专心念佛。气到头部时,忽然大笑或大哭不止,自己也莫名其妙,无人可问也不管它,只管专心念佛!头部气脉转化时,长期头痛难受,也不管它,忍耐着,专心念佛!

 

老人家用功期间,大概是自然排毒,曾经一度周身起红包,奇痒难忍,仍旧只管照顾佛号,忍耐着身体的各种变化。

 

老人家还透露,根据亲身体验,两腿双盘比单盘气脉转化快(我问她是否事先听人讲过,她说没有,完全是自己发现的)。所以她双腿气脉打通后,一直习惯双盘。大家看照片,那是她现在平常姿态,不是临时做作,在沙发上,不用坐垫,腰背也是自然挺直的。

 

好友当年曾几次问母亲“往生有没有把握”,回答“一定能!”老人家夜间念佛曾有两次看到放光的红衣人出现在身边或从左前方空中降下。好友问是否佛堂里阿弥陀佛画像的样子,老人家回答“是。”

 

老人家早先极力阻止儿子出家(如今常说:当年不懂修行这回事,后悔没让孩子出家),后来却因子而得度,既而成为孩子辈的修行榜样,实在因缘不可思议。有道是“父母离尘垢,子道方成就”,好友能够帮助母亲修行上路,算是尽孝道的莫大幸事,实在令人赞叹羡慕!

 

本文编者后评:试问,陈氏老太太若非苦命大半辈子,厌离人生已久,能够相信儿子指的这条路,并且笃定实行吗?

 

再问,陈氏老太太若有文化,若知识多,若佛学佛教知识多,各种修行理论和疑问也多,还能一切不理,如此笃定坚信地念佛到底吗?尤其身体发生种种变化时,一般人不是被感觉带走了,就是吓怕了,疑惧早已吞掉了信心。至于随时念佛,乃至昼夜精进念佛,乃至梦中也能念佛,一般人更是做不到。

 

不是做不到,是不肯真心坚持去做。可是,陈氏老太太也是普通得再不能普通的人了,她只是笃定坚忍地、“一条道跑到黑”地去实行了。

佛法讲“闻、思、修”,包括听闻佛法——思维佛法——实修佛法三个阶段。绝大部分人止于闻、思两个阶段,很多人想靠理论解决所有的疑问以后才实修,否则犹疑和恐惧永远挥之不去。可是,问题是永远问不完的。至于随时被各种欲望、杂念牵着鼻子走的,那就更多了。

 

文章作者:崔友林

2015年7月31日

记于哈尔滨

继续阅读相关标签:

手机上收藏和分享,请点右上角↗